服务外包杂志官方网站——中国服务外包领域唯一国家级期刊
中国服务外包示范城市
特稿
首份“一带一路”调查报告发布:化解风险需沿线国家相互合作
日期:2018年06月22日 来源:《服务外包》杂志 作者:舒朝普

  “一带一路”倡议发起五周年之际,全球首份关于“一带一路”的问卷调查报告也适时推出。

  6月21日,国际金融论坛(IFF )在京发布了“一带一路 5 周年调查报告。该报告由26 个具有代表性的国家和地区中央银行的调查回收问卷组成,总结了“一带一路”建设五年来,中国与双边及多边共同就“带路”项目开展合作所呈现的成果、问题及经验。

  调查报告表明,63%的国家中央银行认为“一带一路”倡议是极其重要,乃至千载难逢的机遇,也是过去十年最重要的全球倡议之一。  

  中央银行的受访者几乎一致看好“一带一路”倡议对经济增长的作用,92%的中央银行预计,在未来五年内,“一带一路”倡议相关项目能够支持国内经济增长,其中大多数受访者认为带动年增长不会超过1个百分点。  

  有25%的受访者态度更加乐观,预计带动的年增长将介于2-5个百分点。对增长普遍乐观的预期表明“一带一路”倡议对国际经济的影响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认同。

  同时,还有35%的受访者认为“一带一路”倡议对本国的重要性要高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1%的受访者认为高于世界银行,14%的受访者认为高于地区性发展机构的项目。一家中东欧的中央银行表示,“一带一路”倡议能够促进参与国之间的双赢合作,来自东方的技术和金融对欧洲的进一步发展具有决定性意义。特别是当下新旧交替,旧有的秩序正在支离破碎,新的秩序还没诞生之前,“一带一路”倡议是非常深远的倡议。

  不容忽视的是,“一带一路”建设仍存在一些风险和挑战。问卷调查表明,“一带一路”项目发展的最大障碍依次是法律框架、融资、政府部门和信用评级。有42%的中央银行认为,“一带一路”倡议可能与欧盟产生冲突,其次有33%的中央银行因为美国产生的冲突最大。

  

  报告认为,化解风险和挑战,需要“一带一路”国家相互合作,完善法律法规,提升政府信用,确保政策的稳定性、可持续性和开放性,也需要推进“一带一路”多边体制和机制建设。

  国家发展改革委对外经济所所长叶辅靖认为,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对外部世界了解越来越深刻,但是作为要在国际舞台上要起更大作用的国家来说,中国现在差距仍然是非常大的,路非常漫长。比如在金融领域,对于外资银行的开放空间还很大;还有“一带一路”倡议也面临一些风险,比如欧盟认为该倡议与他们战略不对接,或可能损害他们的利益的问题。

  因此,他建议,在“走出去”的过程中,或对外开放过程中必须加强对别国的了解,这种了解一定是更深入的了解。中国国内行之有效或在一些地方行之有效的东西,可以到其它地方进行复制和应用。

  国家科技评估中心副总评估师、中国科技成果管理研究会秘书长(中国驻以色列大使馆原科技参赞)韩军指出,去年习近平主席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提出与科技创新有关的行动计划,其中提到要加强科技人文交流,共建两个实验室和科技园区,还有技术转移。这是一个伟大的战略倡议,从国家战略来讲,也是到了一个时间节点,发挥作用参与全球治理。当前金融界开始将目光瞄准高科技项目,这是非常好的势头。

  京东金融研究院院长孟昭莉认为,随着“一带一路”倡议不断得到外界认可,企业非常受益。“我们每次出去都会感受到全球各个国家的人迫切想了解中国的互联网与相关科技,包括科技金融。大家都觉得移动互联是投资最低,收效最高的方式,大家希望中国领军公司能够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把传播经验。”

  孟昭莉表示,民营企业非常想积极响应国家号召“走出去”,但在实际中还需要国家能够提供更多方面的支持,比如宏观政策调研,包括税务制度,税务优惠政策,以及“走出去”和地方政府沟通的成本。

  IFF绿色发展中心主任,原WWF中国可持续金融项目总监孙轶颋表示,“一带一路”倡议更看重民心相通和文化相通等多方面。这种新的特点是国内高质量发展在海外的体现,也是高质量的对外开放,高质量走出去的概念。

  “未来发展也会有一些新的体现,比如企业单打独斗不行。企业与政府要合作,企业与金融机构要合作,金融机构与保险公司要合作,中国金融机构与国际金融机构要合作。要组团走出去,这是合作发展的模式。”孙轶颋说。

  原国家行政学院进修部巡视员、IFF学术委员陈炳才认为,如果说前面改革开放,某种意义上是把外资请进来,我们提出“一带一路”倡议,“走出去”则是中国全球化战略目的,对现有全球化是颠覆性的思路创新。

  “过去全球化思路都在进行长期的谈判,关于制度谈判、市场准入规则的谈判,关于软件建设规则的谈判,这个谈判制度运行了很长时间,即使达成也被废弃掉。而如今,创新思路在于解决基础设施问题,这是工业革命以来取得的成功经验。如今应该把‘一带一路’建设设想深化、细化、具体化,在全球趟出一条不一样的路径。”陈炳才强调。

分享文本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