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外包杂志官方网站——中国服务外包领域唯一国家级期刊
中国服务外包示范城市
观察
IMF发布2018年春季《亚洲区域经济展望报告》
日期:2018年05月11日 来源:《服务外包》杂志 作者:舒朝普

  5月10日,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驻华代表处、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IMI)、国泰君安研究所联合主办的“2018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亚洲区域经济展望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发布会在京举行。

  《报告》认为,当前世界经济持续表现良好,经济增长和贸易发展势头强劲,一直以来不断加剧的通胀已经得到控制。虽然 2018 年初金融市场不稳定因素增加,但金融状况仍保持较强的自我调节能力。受美国顺周期税改刺激政策的部分影响,短期世界和亚洲经济预期进一步向好。

  “虽然经济增长势头强劲,但是决策者必须继续保持警惕。”《报告》指出,尽管当前风险预期总体保持稳定,但在中期内风险定会加剧。许多亚洲经济体面临重要的中期挑战,包括人口老龄化和生产率增长放缓,因此需要进行结构性改革,并且在一些情形下,需要进行财政支持才能应对这些挑战。

  《报告》认为,随着全球经济数字化程度与日俱增,一些新兴科技尽管带来新的挑战,但具有催生变革的潜力。亚洲已经在数字革命的诸多领域先人一步,但要保持领先地位,并且从科技进步中获利丰厚,就需要在多个领域做出政策应对,这些领域包括:信息通信技术、贸易、人才市场和教育。

  中国人民银行国际司原司长、中国驻IMF原执行董事张之骧在开场致辞中指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每年发布两篇世界经济展望报告,汇总各成员国的相关统计数据,对全球经济情况及时进行监测及引导,为世界经济的发展做出重要贡献。

  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王松认为,2018年注定是机遇和挑战并存的一年。面对当前全球经济的挑战以及亚洲区域固有的中长期问题,王松指出,“和羹之美,在于合异”,逆全球化不符合历史与世界大势,各国需要联手共同推进开放和结构性改革,从根本上促进区域和全球的繁荣。

  “亚洲各国需要紧抓这一轮全球科技和产业革命机遇。把握趋势机会、顺应时代潮流,方能厘清诸多本地区中长期问题。”王松说。但他同时指出,在把握历史机遇的同时,亚洲各国要特别防范全球再通胀和金融周期错配所带来的类似1997年那样的金融风险。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王国刚表示,中国经济发展已经进入了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新时代,要坚持“稳中求进”的主基调。他指出,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基础还不扎实,结构性改革依然任重道远,稳健的货币政策还需要加强针对性、灵活性,金融整治应稳妥有序展开。整治金融乱象应实现金融监管对金融风险的全覆盖,要与金融业对外开放、金融创新、金融发展相协调,支持去杠杆、降成本落到实处。

  IMF驻华首席代表Alfred Schipke

  在IMF驻华首席代表Alfred Schipke看来,亚洲仍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地区,短期前景强劲,与预期相符,虽通货膨胀在上升,但依然处在低水平。亚洲目前在货币政策正常化、贸易前景、美国税收改革的溢出影响等方面都存在相当大的不确定性,中国经济减缓将对亚洲和世界其他国家产生负面溢出效应。

  Alfred Schipke认为,全球经济的上、下行风险在接下来的季度是比较平均的,中短期的一些事件变化会带来潜在的经济放缓,如果能够合理解决基础设施投资的风险,这将给经济带来向好的转变。

  国家外汇管理局原副局长、中国驻IMF原执行董事魏本华认为,在亚太经济不确定情况下,中国要调整之前过度依赖投资经济增长模式,转向注重增长质量、社会效益以及民生问题,在经济结构调整中加强创新和科技的作用,继续保持项目质量的优势。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认为,全球经济已经进入复苏甚至向好的阶段,只不过各界对复苏和向好的程度有不同的观点。从中国的经济来看,中国将长期保持开放,而且经济模式的转型目标也非常明确:从高速度转向高质量、从规模扩张转向素质的提高,从不计成本到更考虑效率和成本,虽然中间成本在上升,但机会仍然存在。

  而在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财政金融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瞿强看来,虽然中国经济有长期增长的动能,但杠杆下降速度不能太快,金融系统的风险是分子,经济增长是分母,分母变小情况会恶化。

  IMF驻华副代表张龙梅认为,美国的减税与就业法案可能以多种方式影响亚洲,美国经济增长加快的直接溢出效应是积极的,但可能较小。在这样一个时刻,政策制定应当保守,并着眼于积累缓冲和提高韧性。

  “新兴市场国家面临着美国货币政策正常化的挑战,还要谨防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风险。”张龙梅建议,政策部门要实行宏观审慎政策来预防未来可能出现的资产价格波动风险,并通过鼓励科技创新进行结构上的调整。

  国泰君安研究所首席宏观分析师花长春则认为,从市场的角度看,要把握不确定性和投资机会。贸易摩擦对市场情绪影响比较大,但难以改变中国高端制造业崛起的趋势,中国的经济相对平稳。中美贸易摩擦是个长期的问题,全面贸易战不是双方最好的选择。他建议资产配置方面要把握不确定性,关注通胀和再通胀所带来的投资机会。

  对此,中证金融研究院国际金融部负责人胡玉玮表示认可。在他看来,美国金融监管放松是美国未来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推动力量,但是美国的金融监管放松是好还是坏,需要进一步的观察。


分享文本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