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外包杂志官方网站——中国服务外包领域唯一国家级期刊
中国服务外包示范城市
观察
“共享妈妈”时代来临?
日期:2017年11月23日 来源:《服务外包》杂志

  现在大家都在讨论共享经济,一开始由滴滴打车启动了共享汽车的概念,然后陆续的有了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共享男友、共享女友、共享雨伞……等等,这些共享经济都已经在市场上被人所熟知,但是有一个广大的市场却没有被激活共享,那就是妈妈市场。

  根据专业母亲教育机构母亲大学的多年研究显示,在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过程中,有一个职业的贡献度非常之高,其被忽略程度也相当高,这个职业就是“妈妈”。

  “妈妈”是一个非常口语化的名词,也是一个非常具有象征意义的词语。除了实际的母亲身份外,其实“妈妈”也可以说是一种神圣的职业,但无奈的是,这个职业的巨大价值常常被人们所忽视——我们常常在一些重要的场合歌颂“母亲”这个角色,却很难在生活中真正的体会到妈妈的伟大。

母亲大学创始人郝大鹏发表讲话

  而且,我们常常习惯于讲每个国家有多少GDP、每个省有多少GDP、人均GDP……GDP的涵盖范围往往都指向了消费、生产,以及整体经济环境的数据估算,然而那些全职妈妈们的“产值”却被彻底的忽略掉了。

  绝大多数的妈妈们,在婚前都拥有一份独立的工作,但在婚后,往往由于多方因素,导致妈妈们需要放弃职场,全心全意的回归家庭,专注而单纯的服务丈夫和孩子、甚至公公婆婆。全职妈妈们无法继续外出工作,更难以开创事业第二春,但同时,全职妈妈们原有的职业能力依然存在,只是未被激活而已。

  但是,要如何激活这个家庭、这位全职妈妈深层的能量呢? 

  “共享妈妈”创始人、母亲大学“妈宝妈”总经理 胡荣昌发表讲话

  在小编查找资料的过程中,突然发现了一个叫“共享妈妈”的新平台,当好奇的下载进入“共享妈妈”后,发现“共享妈妈”只针对女性群体来注册——在注册页面竟出现一串醒目的文字:禁止男人与宠物注册!突如其来的当头棒喝!小编我是男的呀!感觉好像进入了清朝末年外国租界的景象,对于男人的我来说,看了真是好气又好笑(但我仍偷偷用女性身份注册完成了,表示它验证性别未完成……)。

  注册完成后,进入页面发现很有趣儿的是,妈妈们只要在这个平台上把自己的专长完成,竟然就可以轻易地在家做起生意来了。“共享妈妈”把社区服务当成有偿收入的交易平台,让我想起滴滴打车把闲置的车子动起来做生意一样,这种把妈妈们由于照顾家庭而被闲置的职业技能,作为资源激活起来的商业模式真可谓“高招”呀!

  母亲大学中国区总裁 席祥民发表讲话

  那么到底什么是共享妈妈的商业模式呢?

  仔细的研究了一下“共享妈妈”这个平台,发现原来奥妙在于,让妈妈们在自已的社区或城市中,将自己闲置的职业技能“销售”给其他家庭提供小区服务。

  例如:有些妈妈很会整理归纳,那她可以帮隔壁邻居家整理归纳杂乱的物品,收100元/次;有些妈妈很擅长烘焙,她就可以在家烤制蛋糕或其他点心出售;妈妈以前从事过护理工作,她就可以在社区里面担任家庭临时护理的咨询,每小时收50元;妈妈可能曾经是一个会计师,她有执照,仍然可以在家里一面照顾孩子,一面接小微企业做帐,按月计费;甚至也可以在家里创业等等。

  这些妈妈无论她的能力如何,其实都可以通过整合碎片时间在社区内提供一些有价值的职业服务。过去,一听到社会服务,往往就会联想到免费的义工,而共享妈妈这个平台,将让所有妈妈为社会提供专长服务,不再是免费的,而是理所当然的有偿服务,参与的妈妈们可以让自己过上财务自由的生活,同时时间也自由,真真实实的为每个家庭的妈妈找到一份贴心的事业。

  整个庞大的妈妈在家就业服务市场,将被“共享妈妈”给彻底激活起来,同时也是为人子的小编,真心期待“共享妈妈”这个平台可以真正带动每个家庭的幸福,可以帮助各个年龄层的妈妈们找回失去已久的社会价值感。

  不仅如此,这样低成本的在家创业,也将会因为共享经济的流行,使“共享妈妈”成为最大在家创业社区服务平台,同时为社会的和谐与多元化贡献力量。

  “共享妈妈”还融入了社区与社交生活,使妈妈们在“共享妈妈”的平台上,像微信一样相互联络,同时使“共享妈妈”这个平台成为打通家庭到家庭最后一里路的社区服务经济圈,把妈妈们的能力与时间激活起来起来,在全国各地铺开生长,这种新式的共享经济服务,将会带动整个共享经济的另一番天地,势将成为家庭不可忽视的助力,以及推动社会进步与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


分享文本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