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外包杂志官方网站——中国服务外包领域唯一国家级期刊
中国服务外包示范城市
全球外包
印度:“新十亿网民”的风口
日期:2016年11月18日 来源:《服务外包》杂志 作者:詹姆斯·克拉布特里

  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站在新德里雄伟的Vigyan Bhavan会议中心的讲台上,对着座无虚席的全场听众宣告,印度正踏在数字化革命的门槛上。全球众多互联网大牌人物注视着这位印度总理,其中包括Uber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和日本电信业大亨、软银(SoftBank)的孙正义(MasayoshiSon),还有印度几乎所有最知名的科技企业家。

  “创业印度”(Start Up India)大会是旨在凸显莫迪的拉动力和技术通声誉的一系列活动的最新一例。不过,这也传达出他的信念:科技“万能药”可以帮助印度克服许多最紧迫的经济和发展挑战。

  “互联网是印度转型的开创力,这种转型的规模是人类历史上史无前例的,”去年9月他在硅谷(SiliconValley)向听众表示。

  这种激情不难理解。业内人士称,2015年印度网民数量迅速飙升至4亿人以上,超过美国成为仅次于中国的全球互联网第二大国。受沉迷于智能手机的年轻人口推动,这一数字将在2020年达到6亿以上。上月公布的官方数据表明,手机订户超过了10亿。

  此类数据带来的兴奋推动了去年的创业潮,为印度科技行业带来了创纪录的风投资金流,并日益吸引谷歌(Google)、Twitter等硅谷巨头的关注。不过,莫迪希望网民数量飙升可以带来更深远的影响:在印度已经脱颖而出、成为苦苦挣扎的新兴市场中一个罕见的亮点之际,支撑经济增长,同时帮助解决该国一些棘手的社会问题。

  “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软件行业亿万富翁南丹·尼勒卡尼(Nandan Nilekani)称。作为IT集团Infosys创始人,他与最先推动印度登上全球科技舞台的外包行业密切相关。他表示,“如果印度想要解决增长、医疗、教育和就业等问题,除了戏剧性利用科技之外别无它法……成败在此一举。”

  尼勒卡尼所称的印度第二次科技革命(第一次是上世纪90年代印度软件行业的崛起)并无成功把握。尽管相关数据令人印象深刻,但是大多数印度人从未用过互联网。而那些使用互联网的人往往忍受着缓慢而不稳定的网络。莫迪政府在执行为印度内陆农村建设网络的计划方面进展甚微。同时,最近数月来,人们开始质疑印度某些知名初创企业的高估值。

  繁荣城市的缺陷

  落地印度科技之都班加罗尔的人,往往对该市是否真的存在互联网繁荣产生疑问。从机场到市内的公路上往往连不上3G移动信号。通话经常中断,使该市无休止的堵车更加令人烦闷。企业主抱怨那里破旧的办公楼和速度迟缓的宽带网络。

  然而,过去一年班加罗尔成了繁荣城市。据数据集团VCCEdge介绍,2015年全球风投机构向印度初创企业注入的投资超过50亿美元,同比增长逾一倍。此前小打小闹的本土企业——如打车服务软件Ola和在线零售商Flipkart——获得了闻所未闻的估值,以及全球关注。Flipkart最近一轮融资意味着其市值达到150亿美元。“这是一段疯狂的经历,”软银总裁、印度科技集团的最知名资助者之一尼克什·阿罗拉(Nikesh Arora)称,“大家都在押注自己投资的企业将超越其他企业。”

  美国各大科技企业也开始将目光转向印度。被称为“Fang”的四大巨头(Facebook、亚马逊(Amazon)、Netflix和谷歌)都在印度大举投资。Netflix是其中最新一个,最近它在印度推出流服务,这里有望成为其用户量最大的市场。Facebook预计最早明年就会达到这一里程碑。

  这些集团都在谈论新兴市场“下一个10亿”互联网用户的重大意义,其中相当一部分将是印度人。受智能手机成本迅速降低推动,仅去年印度就新增了1亿网民,使得印度网民人数大致达到了中国2010年的水平。如今那些大举投资于印度科技公司的人,希望印度接下来会在其他方面效仿中国,特别是在打造类似于阿里巴巴(Alibaba)和百度(Baidu)的新一代快速增长的互联网企业方面。

  自2014年高票当选以来,莫迪始终注重印度的数字化可能性。去年7月,他推出了“数字印度”(DigitalIndia)计划,拟建设全国性的宽带网络,并在网上开通公共服务。最近印度官方宣布了类似的政策,包括鼓励本土互联网企业在印度上市、而不是到纽约或新加坡上市。

  对莫迪来说,科技可以帮助印度在未来10年脱离贫困、迈向中等收入国家之列,这才是最重要的。在最近一个季度达到7.4%的经济增长就是明显的例子。印度正处于疯狂购买科技产品的早期阶段,消费者和企业都在置办各种科技产品,从智能手机、机器人到软件系统。到2023年,技术投资将跃升三倍以上,达到2380亿美元,特别是在电信和金融服务领域。

  据高盛(Goldman Sachs)称,这将提高生产率,使年度增长率提高2个百分点。“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时刻,”这家美国投行的印度经济学家图沙·波达尔(Tushar Poddar)称,“我们正面临科技成本不断降低、年轻人对科技产品使用率迅速上升,他们愿意大举利用科技产品。”

  新的发展途径

  到2018年,印度人预计将拥有约5亿部智能手机,这也将对公共服务带来重要影响。例如,莫迪政府希望开始把煤油补贴直接打入为较贫困人口开设的银行账户。自莫迪上台以来,已开设了近2亿个这样的账户,其中很多用户通过移动设备访问自己的账户。从理论上讲,类似的福利直接转账计划可以取代深受浪费和欺诈困扰的旧式福利体系,节省巨额资金。

  在其他方面,企业家和政策制定者同样希望,智能手机的普及可以帮助解决种种社会问题,从提供农村医疗服务到儿童识字(尼勒卡尼通过其最新的初创公司EkStep开发了一款识字App)。莫迪的一些支持者认为,在印度得到发展的创意进而可以为其它发展中国家提供模板。

  “印度的经济命运系于为未来60亿网民提供创业引擎和商业模式,就像美国为最初的10亿网民提供创业引擎一样,”莫迪政府的财政国务部长贾扬特·辛哈(JayantSinha)称。

  然而,在如此宏大的愿景有望实现之前,印度必须对付其欣欣向荣的科技景象中最显著的矛盾——网民日益增多带来的可能性与支撑互联网经济的破落基础设施之间的差距。

  那些直上云霄的互联网数据并没有看上去那么令人印象深刻。印度4亿网民中,仅有大约四分之一的人拥有宽带连接,其中只有2000万人使用固定网络提供的高速宽带。相反,大多数印度网民用低端手机在慢吞吞的网络上打发时间。

  股票经纪商India Infoline的数据显示,在网上购物的人也很少,约占印度网民总数的15%。这也限制了印度在线零售商的发展空间。互联网企业家还抱怨其他问题,印度糟糕的道路状况、昂贵的航空货运以及形同虚设的邮政服务,都要求企业建立成本高昂的内部物流体系,官僚的法规和激进的税收制度也毫无帮助。“在这里做电子商务比中国难得多,”在线市场Paytm的创始人维贾伊·夏尔马(Vijay Sharma)称。去年,Paytm从阿里巴巴得到6.8亿美元的融资。

  电信集团往往指责政府拨出的无线频谱太少,使他们无法升级自己的移动通信网络,莫迪政府在这方面鲜有进展。复杂的规划制度是部分原因,去年印度铺设的互联网光纤总长只有中国的大约十分之一。

  在线经济的基础

  印度最大的宽带光纤提供商之一S t e r l i t eTechnologies的安基特·阿加瓦尔(Ankit Agarwal)表示,其中一些方面可能即将发生变化。该公司位于奥兰加巴德(距离孟买300公里的一个制造业中心)的工厂正加班加点。在这家工厂里,闪闪发光的机器将硅变成玻璃,然后通过灼热的熔炉旋转,制成宽带光纤(其粗细不及人类的一根发丝),互联网信号通过这种光纤传输。

  大量光缆位于该工厂的出口处,等待运往国内电信公司,其中很多电信公司正进行网络升级。

  然而,这些支出基本上将集中于城市地区,这意味着印度农村地区(仍居住着8.5亿人口)的上网问题远未解决。在这些地区,仅有勉强达到一半的人口拥有手机,互联网使用仍很少。莫迪去年推出了一个耗资90亿美元、让25万个乡村接入互联网的计划,不过印度在实施这类项目方面的记录参差不齐,而业内人士表示,该项目的实施已落后于计划。

  根据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数据,到2020年,印度在线市场的规模将达到1370亿美元,远高于2013年的110亿美元。但如果让更多人上网的尝试失败,该国可能会变成一个双速互联网巨擘:一半人口享受着与工业化经济体并肩的互联网速度和服务,而另一半人口基本上被抛在后面。即便这种尝试成功了,印度也仍将比中国穷得多,城市化水平也远不及中国,实际上为电子商务等企业的预计增速设置了一个上限。

  资金仍在流入初创企业,但最近投资者开始变得比较现实:他们逐渐意识到,亚洲第二大新兴经济体的数字崛起不太可能像中国那样迅速。1月,送餐公司Zomato开始关闭其最近在一些二线城市开设的业务,称这些城市的规模太小,不足以支撑其业务。还有一些初创企业正开始裁员,并被要求在请求更多资金投入之前削减成本。软银的阿罗拉表示:“(资金支持者们)正变得更加挑剔。”

  然而,尽管与中国相比,印度的互联网经济规模较小且更为薄弱,但Infosys创始人尼勒卡尼仍坚信科技的普及将带来深刻变革。

  “印度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由需求推动的社会,10亿人正希望看到技术能够带来的那些变革,这是一个极其强大的推动因素,”他表示,“数字变革或许不会直线出现。但它还是会出现的,即便我们走两步,退一步。”


分享文本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