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外包杂志官方网站——中国服务外包领域唯一国家级期刊
中国服务外包示范城市
特稿
服务经济时代,中国开放型经济的战略转型
日期:2016年11月14日 来源:《服务外包》杂志 作者:商务部研究院国际服务贸易研究所副所长 李俊

  中国正在迈入服务经济时代的门槛  

  美国经济学家福克斯(Fuchs,1968)首先提出服务经济概念,认为“服务业增加值占比50%以上、服务业就业占比50%以上的经济形态为服务经济”。同时,还有一个普遍的观点是认为服务产业的增加值占比超过60%,就标志着这个经济体全面进入了服务经济的时代。  

  根据这个定义,中国当前应该是正好步入了服务经济时代的门槛。因为,2015年我国的服务产业的增加值占比首次超过50%,达到50.5%,这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同时,服务业在开放型经济中的地位不断提升。2015年,中国服务贸易总额7130亿美元,占外贸总额的15.4%;服务业占利用外资比重达63.8%。服务业占海外直接投资比重超过60%。  

  当然从全球来看,我们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目前世界平均的服务产业的增加值是将近70%,我们差不多有20%的差距。而且在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以后,实际上整个的全球经济的服务经济的特征已经十分明显,而当前的中国是正好步入这个临界点的。  

  在一些主要的代表性国家。美国是世界头号服务经济强国,目前美国的服务经济占比,经济服务化率将近80%,为78%。而且在上世纪50年代初的时候,美国的服务业的增加值占比就已经超过了50%,达到中国现在的水平,所以美国服务经济发展比较早,服务经济优势比较全面。同时,日本和德国这两个传统的制造业强国和货物贸易强国,实际上它在强大的制造业背后是强大的服务经济在支撑。1970年,日本的服务业占比达到51%,目前为73%左右;德国当前经济的服务化率也将近70%。  

  从前面可以看得出来,整个世界经济以及主要的代表性的国家经济的服务化率都是保持长期持续增长的趋势。从经济理论的研究上,我们也可以得出这个结论。1940年,克拉克(Colin Clark)出版了《经济进步的条件》一书,他以配第的研究为基础,对40多个国家和地区不同时期三次产业的劳动投入产出资料进行了整理和归纳,总结出随着经济发展和人均国民收入水平的提高,劳动力首先由第一产业向第二产业转移,然后再向第三产业转移的演进趋势。霍夫曼定律也表明,随着工业化发展阶段的稳步的提升,整个的服务业占比也是在逐步提升的,尤其是在工业化的中后期阶段。

  实际上,当前中国已经正好步入工业化中后期阶段,基本上进入服务经济时代。

  开放型经济战略调整与政策亟需转变  

  在中国经济步入服务经济时代,开放型战略怎样制定以及政策如何优化变得异常重要。  

  首先,从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驱动力来看。驱动中国经济增长的力量有两个,一是中国制造,我们需要继续培养中国制造的竞争优势;二是中国服务,目前中国服务的存量和增速大大超过了制造业,服务业地位的提升已经成为必然。中国制造在宏观经济中的地位将逐步被中国服务取代。  

  其次,服务在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中的地位来看。截至目前,服务业投资占整个固定资产投资的比例超过70%;服务消费占了整个消费总额的60%;而服务出口的增速近年来不断加快,今年1-7月,货物贸易下降8.7%,而1-6月,服务贸易增长14.2%。  

  由此,不难看出,中国经济增长的未来潜力和动力在哪里?因此,我认为,未来中国开放型经济战略需要进行调整。  

  首先,开放型经济战略的内涵和目标需要大大拓展,将服务贸易包括服务业利用外资和服务业走出去纳入到中国经济增长的马车当中。  

  其次,开放型经济发展方向和重点面临调整改变。从政府部门来说,无论是中央层面还是地方层面,政策资源应该逐步向服务业、服务贸易和服务业投资领域转移。  

  第三,开放型经济发展战略和政策亟需进一步优化。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主要还是针对制造业和货物贸易开展战略层面的设计和安排。随着服务经济地位的不断突出,包括服务贸易和服务外包地位的提升,以前对货物贸易行之有效的做法和政策经验并不一定适合服务经济和服务贸易。

  服务贸易和服务外包迎来黄金期  

  从中央层面来说,对于服务经济时代的到来,我们也设置了一定的目标。“十三五”规划纲要预计到2020年,服务业增加值比重将提高到56%。我们预计,2020年服务贸易将有可能突破规划设定的1万亿美元目标,有望达到1.2万亿美元,在外贸总额总的比重提高到16%-18%。  

  从服务产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看,到2020年,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有望达到56%,意味着比现在提高近6个百分点,约4万亿元人民币、6千亿美元的规模。服务贸易规模比现在增加5千亿美元的规模。从中,我们可以看到服务业和服务贸易的前景非常可观,这其中蕴藏着巨大的市场机会,需要中国企业适应经济结构的这种转型,抢抓新的服务业和服务贸易商机。  

  中央政府层面正在顺应这种趋势。发展改革委正在牵头对服务经济创新发展进行顶层设计和规划。同时,商务部也正在开展服务贸易创新试点以及服务外包示范城市的建设。从地方层面来说,已经有不少政府将服务贸易纳入考核指标体系当中,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信号。  

  总之,我认为,从战略层面上,应该提升服务贸易和服务外包在开放型经济中的战略地位。  

  一是,把服务贸易纳入地方性开放型经济总体战略,实现货物和服务融合发展,建立包括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的现代国际贸易考核体系。  

  二是,把服务外包纳入地方服务贸易总体战略,实现服务贸易和服务外包一体化发展。

分享文本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