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外包杂志官方网站——中国服务外包领域唯一国家级期刊
中国服务外包示范城市
热点新闻
发展服务外包 助推珠三角产业转型升级——基于广州、佛山、东莞调研报告
日期:2016年06月22日 来源:中国服务外包研究中心

  近年来,广东服务外包快速发展,已初步形成以广州、深圳为龙头,以佛山、东莞、珠海等城市为支点,带动粤东西北地区相关城市共同发展的新格局。

  一、服务外包已成为助推转型升级新动能

  2015年,广东承接服务外包合同金额165.7亿美元,执行金额113.6亿美元,分别同比增长15.8%和11.8%。其中,承接国际(离岸)服务外包合同金额108.5亿美元,执行金额79.1亿美元,分别同比增长15.5%和25.2%,国际(离岸)业务规模稳居全国第二位。广州、佛山和东莞服务外包产业依托本地产业基础,通过大力发展生产性服务业和高科技服务业,有力有效地助推了珠三角加工贸易和制造业的转型升级。

  (一)促进广州经济结构优化和服务业转型。广州是广东乃至华南地区服务外包产业发展领头羊。一是集聚效应明显,广州开发区等5个服务外包示范区和8个服务外包专业园,聚集了广州90%以上的服务外包企业。二是重点领域突出,已形成软件研发、电信服务、金融服务、供应链管理、工业设计、医药研发和对外工程设计等7大重点发展领域。三是业务转型加速,基于“互联网+”、云服务、大数据等技术的外包新业态不断涌现,加快向知识密集型业务升级,促进了广州经济结构优化和服务业转型。

  (二)推动佛山制造向价值链高端延伸。佛山民营经济发达,市场触觉敏锐,率先在研发设计、品牌营销上加大投入,采用外包策略整合优势资源,工业设计、产品研发、检验检测等服务外包业务快速增长,推动传统制造业向服务型制造转变,价值链延伸至微笑曲线前端的研发和后端的服务,提高了制造企业的市场竞争力。顺德的工业设计城已集聚147家设计类企业,可为本市、珠三角乃至国内外企业提供产品开发设计、研发成果转化等服务。此外,佛山大力发展金融后台服务和科技服务外包,并逐步向流程创新、数据分析等高附加值领域拓展。

  (三)成为东莞加工贸易转型升级的重要抓手。面对加工贸易为主导的经济增长模式亟需转型升级的挑战,东莞大力发展服务外包,推动东莞制造向“制造+服务外包”转型。积极改造旧工业区为科技服务创新载体,优先培育工业设计研发等知识流程外包,鼓励发展电子商务、物流配送、供应链管理、检验检测等业务流程外包,以及软件研发、技术服务等信息技术外包,着力推动加工制造企业生产柔性化、信息化、服务化、品牌化改造。如企业通过定制化研发设计外包提升出口产品附加值,借助电子商务平台拓展海外市场、打造独立品牌以获得市场主动权等,延伸了原有产业链并形成了更完整的产业配套。

  二、面临的挑战

  (一)高层次人才相对缺乏,复合型人才依然不足。佛山、东莞作为全国重要的制造业加工基地,吸引了大量产业制造工人,但适应研发设计需求的知识型、技术型的高端人才相对缺乏。广州在人才培养和引进方面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具有国际视野和经验,精通技术和管理的复合型人才依然不能满足产业发展的实际需求。

  (二)服务外包认识有待强化,统计仍需进一步完善。调研中发现,一些园区及企业对服务外包的内涵、外延、分类、统计及对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作用认识不充分,对服务外包促进的相关政策不够了解。我们感到,服务外包业务增长主要源于存量的统计,随着新业态、新业务发展,服务外包管理信息系统功能需要进一步更新和完善,提升便捷化程度,调动企业填报的积极性。

  (三)劳动成本上涨较快,人才流失率较高。随着工资、社保等逐年上涨,目前中国的人工成本在全球主要接包国中已不具备竞争优势。近两年,互联网和电子商务企业井喷式发展,导致服务外包企业人才大量流失。据简伯特反映,其初级人才的年流失率达30%-40%;南海广播电视大学反映,80%培训学员从业两年后转向其他行业。

  (四)研发创新能力有待进一步提高。2015年,广东国际(离岸)服务外包中KPO业务占比虽然达到40%,佛山和东莞的KPO占比甚至超过50%,但总体上看研发设计过于侧重工艺、工业设计及流程改造而非核心技术研发,技术含量和附加值尚不够高,核心技术的研发创新能力有待进一步提高。

  三、下一步工作建议

  (一)探索建立“珠三角服务外包产业集聚区”。广州、深圳为首的珠三角城市群服务外包产业发展各有特色,且具备一定互补性。区内各城市可充分发挥各自优势,实现错位发展,打造亚太乃至全球有竞争力的服务外包发展集聚区:对外深化粤港澳合作、拓展其他国际市场业务;对内创新体制机制,优化区域资源合理配置,促进区域协调发展。

  (二)加大吸引港澳专业人才,促进珠三角人才交流。针对产业发展亟需的高层次人才不足的难题,建议充分利用毗邻港澳的地缘优势和珠三角交通便利的优势,营造引人、留人的良好环境,加大吸引港澳专业人才的力度;加强校企的对接合作,支持从业人员在职培训,促进区域内的人才交流。

  (三)综合施策加强对产业的支持和引导。综合运用财政、税收、金融等政策措施,鼓励企业加大研发和创新投入,从要素成本驱动转向科技创新驱动。针对制造业特点,加快落实营改增,鼓励制造业剥离或分离相关服务业务,专注并提升制造企业核心竞争力。

  (四)进一步优化服务外包发展环境。佛山、东莞的服务外包产业起步相对较晚,公共服务平台建设还不成熟,人才培训、信息对接和行业宣传均有待提高。建议后发地区和城市进一步完善适应产业发展需要的基础设施,建设公共服务平台和人才交流平台,提供优质公共信息服务,提升软环境发展水平。


分享文本至: